<form id="n3jzb"></form>
<address id="n3jzb"><listing id="n3jzb"></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3jzb"><address id="n3jzb"><listing id="n3jzb"></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n3jzb">
    <strike id="n3jzb"></strike>

    圖片新聞
    媒體看師大
      

    天津日報:40年初心未改 測繪中國人體質表型“地圖”


    發布時間:2020-12-13

    40年初心未改 測繪中國人體質表型“地圖”
    ── 記天津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鄭連斌教授


      在近日舉行的2020年上海人類學學會學術年會上,天津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鄭連斌教授榮獲2020年“人類學終身成就獎”。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常務副校長、名譽會長金力,會長張海國向鄭連斌頒發證書、獎杯,以表彰這位年逾七旬仍然奮戰在我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前沿的科研工作者,在體質人類學研究領域作出的突出貢獻。

    “鄭老師德高望重,獲得這個獎項可謂實至名歸。”“這是真正的科學家精神,破‘五唯’的典型,幾十年堅守,摒棄浮躁短識功利,獲得了難以想象的成就,填補了國家的空白。” 獲獎后,許多業內著名專家學者這樣說。

    40年如一日,鄭連斌致力于體質人類學研究,他帶領團隊通過觀察、測量以及生物分析等方法長期研究我國各民族人口的體質特征,目前已開展了38個少數民族和22個省的漢族體質研究,獲得了超過6萬人的400多萬個有效體質數據,建立了全國最大的體質人類學數據庫,解決了我國沒有系統的民族體質表型記錄問題,原創性地勾畫出了一幅最詳盡的民族體質表型“地圖”,使天津師范大學成為我國體質人類學宏觀研究的“重鎮”。

    40年堅守一個信念

    “如果從1981年寫作本科畢業論文算起,我從事中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已有約40年之久。”鄭連斌跟記者講述這項科研“長征”的“開端”時說,“一天在圖書館看書時,我發現一本《中國八個民族體質調查報告》,序言中有句話‘中國人身體數據到底什么樣?’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開始思索,這項工作我也能做。”

    “8000元,這是我的第一筆科研經費。”鄭連斌回憶起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逐漸起步的科研工作。他用這筆經費,帶著團隊花了3年時間跑遍了內蒙古118.3萬平方公里區域內的所有民族聚集地,對蒙古族進行體質測量。彎腳規、直腳規、馬丁尺,是他的常備工具;干燥、風沙、嚴寒,是他每一段路途中形影不離的“伙伴”……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研究條件下,鄭連斌在國內首次完成了對蒙古族的體質人類學研究。這僅僅是一輩子奮戰在田野調查第一線的“戰士”鄭連斌,吹響的第一聲戰斗號角。

    “參與這項研究,讓我們眼界變寬了。”鄭連斌說,體質人類學研究對于探討人類自身的起源、分布、演化與發展等以及新的學術觀點的提出具有重要意義,并可為國人工業生產、衛生健康、體育運動等領域提供基礎數據和方向參考,所以他始終干勁十足。

    2009年,鄭連斌帶領團隊啟動了我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漢族體質調查,在22個省份設置測量點,歷時4年,測量了4.3萬多名典型漢族人,通過大量而翔實的數據破譯了漢族人體質“密碼”,也為生物學、遺傳學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強大的基礎數據支持。他領銜編著出版的《中國漢族體質研究》,是我國第一部關于漢族體質研究的專著。

    40多年來,鄭連斌從事中華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田野調查的行程超過30萬公里。“因為鄭老師的工作,很多民族終于有了第一份完整的人體數據。”鄭連斌團隊成員、師大生命科學學院教師張興華說。

    艱難困苦在他眼中“都是小事”

    長期從事田野調查研究,免不了遇到嚴峻的自然環境和艱苦的生活條件。

    “我跟鄭老師共事多年,體會最深的是他對工作的執著和堅守。”研究生師從鄭連斌的張興華說,即使在傳統體質人類學研究遭受冷落、蕭條的狀態下,鄭連斌也從未放棄,始終堅持在體質人類學研究道路上砥礪前行,不畏艱難,風餐露宿,堅韌不拔。晚輩們深深地為他的精神所折服感染,大家把他比喻為科研道路上的“愚公”。“真應了那句話:‘板凳寧坐十年冷,文章不寫半句空。’他的那種科研工作者的使命感與責任感,無不令人欽佩和感動。”

    “鄭老師面對艱難困苦,有句口頭禪:‘這些都是小事。’”團隊成員、師大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宇克莉說,“我們從事的體質調查工作,所調查的族群有很多處于群山峻嶺中,山體滑坡、雨雪風霜擋不住他的去路。鄭老師年事已高,每次我們都勸他不用親赴采樣地,在后方為我們坐鎮指導就好,但他為了確保工作順利開展,每每義無反顧地和我們一起,下村寨、爬高山、入森林、越河流,沖在田野調查的最前頭。”

    團隊成員、師大體育科學學院教授包金萍告訴記者,2016年鄭連斌帶領團隊到位于喜馬拉雅山脈深處山坡上的陳塘鎮為夏爾巴人進行體質測量,“雖然垂直距離只有400多米,但大家在這條危險崎嶇的山路上爬了一上午才到達,第一個登頂的竟然是年近70歲的鄭老師!”

    “每次帶領團隊進行田野調查,鄭老師總是步伐很快、走在隊伍第一個,我們這些‘95后’的年輕人常常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后來我們才知道,他的腿最近幾年靜脈曲張很嚴重,去年還做了手術。但他總說‘還好’‘走慣了’。”團隊成員、師大生命科學學院研究生向小雪說,體質調查關鍵在數據,每人要測80多項指標,鄭老師每項都要一一審看,確保各項數據準確,“每次回程路上負責保管測量數據資料的一定是鄭老師,哪怕在臥鋪上,他也要將那一摞表格穩穩地壓在枕頭下。他常說,錢可以丟,但數據對科研很珍貴,一定要完好地帶回來。”

    “吃苦耐勞、敬業踏實、樂觀不抱怨……鄭老師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影響著我們。”團隊成員、師大生命科學學院研究生宋晴陽說,鄭連斌不僅做課題有韌勁,在文學、史學、數學和地理學方面也知識淵博,“田野調查時,我每晚最期待看鄭老師發文,看他用詼諧的語言把一天經歷寫成游記或詩,一天的疲累就一掃而光了。”

    啟程在即 “我還想堅持下去”

    再過幾天,鄭連斌將帶領團隊奔赴廣西,對京族進行體質測量。

    本可以退休在家享受天倫之樂的他,如今仍與年輕人一起,在一個又一個散落在地圖上的小村莊從事著他鐘愛的體質人類學研究。

    “我喜歡野外工作,雖然有苦,但樂也在其中。”談到為什么不愿意離開,鄭連斌說,“擁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還缺少一份完整的、可靠的、屬于我們自己的身體數據,我既然從事了這項研究,就有責任來完成這個任務,雖然工程浩大,但我還是想堅持下去。”此外,他也希望能為推動文化人類學和體質人類學重新融合、體質人類學宏觀研究和微觀研究結合起來貢獻一份力量,并培養更多學生在人類學研究方面走得更遠。

    鄭連斌的書桌上有一篇他寫的《體質人類學科研工作雜憶》,其結尾或許代表了他的決心:“驀然回首已卅年,卅年往事在眼前。天南地北灑汗水,五湖四海結情緣。愁累苦煩次第過,更兼幾度遭危險。不愿人世平如水,喜將今生付流年。”

    年過古稀的鄭連斌,是一位溫文爾雅、情懷深厚、信念堅定的教授。他早已把小“我”裝進了大“我”,以一名老黨員對黨和國家的赤誠之心和對科研工作的摯愛,自覺地把選題選在祖國大地上,把研究專注在祖國大地上,把成果應用在祖國大地上,用在民族事業上。他把教書育人、言傳身教、潛心問道與關注社會統一在了科研工作的每個細節,堪稱新時代大學教授之風范代言人。

    來源:2020年12月13日 天津日報 第1版

    鏈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html/2020-12/13/content_151_3733911.htm



    關閉

    快速鏈接
     
    地址:天津市西青區賓水西道393號 郵政編碼:300387      
    津ICP備09008453號-1|津教備0385號
    津公網安備 12011102000560號|事業單位標識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
    黄色网站在线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91影院